脾气不好注意
很烂的人
有点颓
熟了会在评论区话痨
你能来看我真是太好了

米尤短打

看完第八集我想缓缓吃颗糖qwq



尤里有一颗糖。

冰雪覆盖的狗镇不好打猎,那次米沙难得射到了一头鹿,他在野外就地用马刀熟练的剥皮去骨,飘洒的雪花落了他一身形成点点白色的花纹。尤里跟在米沙的身后像是跟从主人的小狗。他戴着有着毛绒耳朵的帽子默不作声的看着哥哥动作,脸蛋和鼻尖通红,直勾勾的眼神反而傻傻的有点可爱。

米沙对尤里的沉默颇为不习惯,几次用余光瞟自己的幼小的弟弟,担心是不是把他吓到了。他把分割好的鹿皮鹿骨鹿肉装好,背起牵引的绳索招呼尤里跟上。

尤里迈着小步子跌跌撞撞的撞到米沙背后不由揉了揉撞疼的鼻尖。“哥哥。”奶声奶气的话语闷闷的从毛绒的领子里传出。

“怎么了?”米沙停下步伐,看了眼身边快缩成一团的小团子。

“可以给我买一粒糖吗?”

小团子羞羞答答欲言又止的样子着实叫人忍不住去逗弄一下。米沙忍着笑,他蹲下身与尤里平视,揉了揉他的头又摸了摸他通红的脸蛋:“尤里怎么又要吃糖了?小心长蛀牙呀。”

“不是……不是的!”狼崽不服气的反驳,他扑在哥哥的怀里有些闷闷不乐,“古斯塔夫说把种子种在地上就可以收获结果实的树,我只是想把糖果种下来,这样秋天就有糖果树了,哥哥也不用再花钱在糖上了……”

米沙忍住笑意,他拍了拍尤里的背:“尤里长大了啊,会体贴家里了。那么,这次去完集市,我们就把糖果种下吧。”

狼崽扬起大大的笑脸,拽着米沙的衣服不肯松手。

据说那天是西伯利亚难得的好天气。

 

故乡的雪总是令人回味。飘洒的雪花落了两个人一身。

尤里捂了捂衣服打了个喷嚏。

米沙笑着看着他不作声,只是转头看向面目全非的家乡有点感慨。

尤里拽了拽米沙的衣角,小声叫他看自己手指的地方。

吸血鬼顺从的转过头。

那时尤里有一颗糖,他种在了西伯利亚的冰原上,而现在已然发芽。


评论(3)
热度(44)
© 此间樆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