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气不好注意
很烂的人
有点颓
熟了会在评论区话痨
你能来看我真是太好了

是米尤,r15,不用慌

还是冒昧的给沏茶老师的配文,图走沏茶老师那

随便啦随便啦

写的不是很好



 一声闷响,尤里还来不起反应就被抵在了墙上。
“哥哥?”
米沙没有说话,他凭借蛮力,钳制着尤里试图推开他的手。带着毛绒的外衣被毫不怜惜的坐在底下,米沙俯下身,凑到尤里有些泛红的脸前,居高临下的影子罩住了他想要撕咬想要圈藏的人。

“哥哥?”尤里又唤了一声。他逐渐放弃了挣扎,却仍然因为在哥哥面前双腿大张的姿势而感到羞耻。米沙贴着他的脸,半晌都没有下一步动作。他微眯着眼,好像是在回忆什么,却又在下一秒猛地睁开,灰蓝色的眸子像极了捕食的凶猛恶兽。

他咬上那垂涎已久的白皙脖颈。

尤里冷静的看着他,淡漠的仿佛被咬的不是他,只是因失血过多与吸血鬼唾液中的催情成分而产生的颤抖与脸上又浮现的绯红透露了一切。“哥哥?”他咬着牙,从喉咙里发出类似呜咽的叫声。

那是幼狼所发出的对头狼的呼唤。

米沙似是被这句话惊醒,他收起锐利的獠牙转用猩红的舌尖缓缓舔舐着被咬破的地方。

那该死的,令人发情的吸血鬼的唾液。

尤里偏过头看着米沙的侧脸,身体却因内心的燥热而颤抖不已。“呜……嗯……”米沙专注的舔舐着他的伤口,一语不发,又沿着那细小的红色往上延伸,不轻不重的啃噬亲吻着自己弟弟的颈部,留下一个个红色的痕迹。尤里的耳朵已经红透,身体的颤抖幅度越来越大,蓝色的光晕开始在他的眼底浮现。“哥哥……”他抿住嘴,从喉咙里发出细碎的呼唤。米沙不应,仍专注的,在他的身上填著自己的印迹。像是打翻了红墨水一般,尤里的眼角泛红蔓延至整张脸,犬牙不受控制的冒出尖头,暗哑嘶吼的声音在嘴里旋转流连。

说到底,天狼,也不过是野兽而已。

评论
热度(124)
© 此间樆衫 | Powered by LOFTER